河间美味:“小姑娘烧鸡”,背后的故事…… - 微啦网

微啦网 首页 > 职场

河间美味:“小姑娘烧鸡”,背后的故事……

2019-09-09 06:24 河间站

记得一本书里说过,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每个人来到世界上就是来吃苦的,苦才是人生。然而苦后的甜,就像雨后的彩虹绚丽多彩,苦后的甘甜更能体现出自身的人生价值。今天,我们的主人公就是一个从苦涩走向甘甜的女子——孙满新。

家里的老幺却是最能吃苦的

孙满新,米各庄镇米各庄村人,今年47岁,家里兄妹六个,她排行老小。在她很小的时候,哥哥姐姐们就成家立业过自己的日子去了,只有她和当兵的三哥和父母一起住,所以她这个老幺从小吃的苦比同龄的孩子都要多些。打草喂猪,牵驴犁地,耪地,拔麦子,掰棒子,这些活她从七八岁的时候就能干。她生性要强,和姐姐一起干活的时候,憋着劲儿的闷头干,满手是血泡也不吭声,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。

孙满新的父亲在20岁的时候给村里一位老人家收活鸡,在当时,老人家做的烧鸡在村里那是出了名的。老人没有后代,孙满新的父亲憨厚老实,很得老人家赏识,便把做烧鸡的秘方传给了她的父亲。

10岁那年,家里盖新房子,老房子和新房子的距离很远,父母每天都很忙,可又担心盖新房子的材料被偷,就让孙满新去看着,这一看就是两个月。散漫了两个月的她再也无心上学了,母亲劝她去上学,当时孙满新还小,玩儿心重,哪里懂得母亲的这份用心,其实没过几年她就后悔了,可时光不会倒流。很多年后她才体会到没有文化的弊端,所以她鼓励自己的孩子们一定要好好上学。

展开全文

孙满新与父亲母亲

农民没有闲着的时候。12岁那年,辍学在家的孙满新和哥哥姐姐们赶集卖包子,瘦小的身材登着板凳勉强够着面板,她擀皮,姐姐包包子,很多吃包子的常客都夸她干活麻利,孙满新说她从小干活没偷过懒。每天赶一个集,卧佛堂、束城、马村、米各庄,转一圈下来才回家休整一天,就是村里人说的“赶圈集”。

那时候的冬天很冷,尤其到了晚上最难熬,她和三哥就在包子摊儿的棚子里搭个木板子睡,半夜里经常冻醒,脑袋冻的发蒙,年长几岁的三哥就搂着她,给她取暖。

想起当初吃的那份苦,孙满新说:“母亲常说吃苦是传家宝,能吃苦才能有好日子。”虽然当时懵懂,但她知道母亲说的定是对的。

14岁的“小摊儿主”

孙满新14岁时,村里的生产队解散了,个体经济得到发展。父亲的烧鸡生意越来越好,她学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鸡。一个14岁的小姑娘哪有杀鸡的胆量和力气,母亲就手把手的教她,怎么卡住鸡的脖子,怎么下刀。退鸡毛的时候,稚嫩的小手被烫的通红。毕竟年纪小,现在手上还留着当时不小心留下的刀疤。

有一次,她把鸡洗干净后去插插座,“砰”的一下被电击出来老远,全身麻的没有了知觉,吓的她哇哇大哭。原来她手上的水未擦干净。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不敢再碰插座。这一次触电导致了她手上又留下了一道伤疤。

孙满新打趣说,这些也算是成长留下的烙印吧。

也是在她14岁那年,孙满新就能自己出摊儿了。她家住在村子北边,用竹筐背着烧鸡去村南边出摊儿。一个竹筐,再加一个装烧鸡的箱子,足足二三十斤,压在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单薄的身躯上也是有分量的。从村北走到村南大概二里地,孙满新说竹筐咯的肩膀生疼,疼的直掉眼泪,可孙满新倔强,于是就一边走一边哭,即使如此,她也没打过退堂鼓。

母亲说,“咱农民过日子哪有不吃苦的,有苦才有甜。”她就想着等她再长大些,个子再高些,有力气了,就什么累活都能干了,所以那个时候她就盼着自己快快长大。



彩宝彩票平台 J8彩票计划群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河北快3开奖 极速赛车在哪里开奖 山东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怎么看特 上海快3开奖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极速赛车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