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在《詩經》裡。 - 微啦网

微啦网 首页 > 职场

生活在《詩經》裡。

2019-10-29 06:19 weila

文字 |「誰最中國」

圖片 |「來自網絡」

我们的祖先如何生活,是人类永远的好奇。

如果你够聪明,会发现文学是人类的时光机。而对于中国人,《诗经》一条是长达三千年的幽深时光隧道,勾连古今,传递先人的苦乐。

《诗经》读多了,会发现一种奇异的现象:前人与今人的生活,能奇迹般地重合。比如那首《女曰鸡鸣》:

女曰鸡鸣,士曰昧旦。子兴视夜,明星有烂。将翱将翔,弋凫与雁。

这首诗翻译过来,大意是:妻子跟丈夫说,鸡叫了,快起床打猎,干活。丈夫说,启明星还亮着呢,不信你起来瞧瞧。

此情此景何其熟悉,当代的我们,亦可写一篇《女曰机鸣》:媳妇推推老公说,手机闹钟响了,快起床上班。老公说,还要响两遍呢,再睡一会。

展开全文

这世上的丈夫一直在早起工作,养家糊口。三千年。

《诗经》构建了一副完整的古代生活图景。诗经中的人们穿衣吃饭,婚丧嫁娶,保家卫国,畅想未来,看花赏月,时悲时喜。这些不正是我们当下的生活?当代的我们,也如同活在《诗经》中,翻开这本书,就能看到生活的真相。

我们总是以为,古代社会礼法森严,男女授受不亲,其实三千年前的古代,尚未有宋朝、明朝的诸多礼法与忌讳,而三千年前的痴男怨女,也如同如今的男女一样,有你追我赶,有情窦初开,有七年之痒,有地久天长。

《齐风·东方之日》是一首短诗:

东方之日兮,彼姝者子,在我室兮。在我室兮,履我即兮。

东方之月兮,彼姝者子,在我闼兮。在我闼兮,履我发兮。

这大概是一段男人的回忆——反复回味和心上人的场景:漂亮的姑娘来到我的屋里,我们白天也在一起,晚上也在一起。

诗里的姑娘忒大胆,喜欢一个男人,就追到人家家里,坐在一起聊天,像极了如今恋爱中的小儿女,喜欢就要表达,无所谓“男追女”或是“女追男”,只想白天晚上都腻在一起。

恋爱的甜蜜,三千年都是一个味道。

世上有郎情妾意,自然就有相思成疾。

《邶风·简兮》说了一个女人恋上一个舞蹈家的故事:

山有榛,隰有苓。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

高山上有榛树啊,低田中有苍耳。心里思念的是谁啊?是那西方英俊的舞师。可那英俊的男子啊,是西方的人。

想象中,那是一场宫廷的盛宴,英俊的舞者为王献舞。席上,一个名门少女对舞师一见钟情,可惜,神女有心,襄王无梦。结尾的“西方”二字意味深长,充满失意哀伤。少女失恋了。

爱情的伤口,是一首哀婉的合唱,三千年来,不断有人加入和撤出,都是一样的伤情。清朝的纳兰性德失去表妹,留下精品情诗;民国的徐志摩失去林徽因,不久另觅佳人;国外的简·奥斯丁恋爱失败,自此笔墨为伴。这么多的人都体会了失恋之痛,又都已痊愈、作古。想到这一点,失恋者们是否觉得心里好过一些?

再说,失恋总比被抛弃好。

那首小时候学过的《卫风·氓》,讲的是更忧愁的故事:

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



优优彩票APP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鸿利彩票计划群 丰亿彩票计划群 J8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新疆喜乐彩 极速赛车怎么赢钱 极速赛车开奖正规吗 吉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