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与河 | 乡愁笔记 - 微啦网

微啦网 首页 > 职场

我们与河 | 乡愁笔记

2019-10-30 22:16 weila

原创: 头号地标 头号地标

《一生最美的阅读笔记·乡愁笔记》

文 | 黄洁

返乡导师 | 汪成法

望着眼前这汪水,望望周遭的这一切,我突然很陌生了。一直住在这里时没觉得有什么变化,只不过出去读了几年大学,再回来仔细看看,倒觉得世事变迁,恍如隔世了。眼前这汪乌漆嘛黑的水,好似童话里老巫婆煮的汤药,企图把我吞噬。它不能,我的记忆一直在。

每每说起家乡,人们总不免提起自己生长和居住的城市,可我却不由自主地先想到那个静谧安逸的小村庄,仿佛它从不属于某个城市。事实上,它的确属于某个城市,也正是因为处于这座城市的极南边,才有了“南村”的名称。可它也的的确确像是被这座城市丢弃了一般,这么多年来,就这样一如既往地与世隔绝,自顾自地慢慢生长。

我从小就在南村长大,一望无际的田埂、蜿蜒曲折的大湖、生机勃勃的小河,是我童年最大的乐趣。夏天的午后,太阳把大地烤得滚烫。河边的柳叶打着卷儿,河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泡,可南村的小孩儿却是生龙活虎,满田埂乱跑,丝毫不在意这炎炎烈日。我和小伙伴们常常跑去河边摘荷叶荷花,再把摘到的荷叶当成遮阳伞撑在头顶,或是顶在头上当成帽子,也有折去它的茎干做成裙子、衣服的。除此之外,河里的小蝌蚪也深得我们的喜欢,不需要太过刻意地去捉,只要弯下腰来双手轻轻一捧,便能看见它们在那浅浅的一抔水里欢乐地徜徉。离河不远处有一片洗澡花,里面有许多的小蜻蜓飞来飞去,我们常常跑去那儿捉蜻蜓。我们一步步谨慎地靠近花丛,目光来回搜索,等看到某只蜻蜓停在花上不动,便竖起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小伙伴不要动,再轻轻伸出手,慢慢地靠近它,然后迅速地掐住它的翅膀。那时我们坚信,蜻蜓是吃虫子的,所以每次捉到蜻蜓,我们总是一溜烟跑回各自家中,把蜻蜓放进房间里,指望它能够吃掉那些烦人的蚊子。可是第二天,我们总是心痛地发现蜻蜓僵硬的尸体无辜地躺在地上。

展开全文

每个下午,我们都是在这样放养式的田园生活中度过的。几乎每一天,我都能玩到日落西山,直到奶奶绕着村子喊我的名字,我才会依依不舍地跟小伙伴们说“明天再来我家找我玩啊”,然后跑回家吃饭去。

夏天的伙食尤其丰盛,这是妈妈的功劳,也是河水的功劳。大清早,妈妈就把虾笼分散开来抛进小河里,等到傍晚时分,再一个个地把虾笼收上来,把“战利品”倒进盆子里。那时,我总能看见一脸惊恐、张牙舞爪的小龙虾堆满整个盆子。当然,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网到鱼和黄鳝。傍晚时分,我偶尔会和妈妈一起去湖边摸螺蛳,湖边的石头上黏着不少这样的小东西,摸在手里滑滑的,摸满沉甸甸的一盆端回家去,又是给给爷爷的一盘好的下酒菜。

整个夏天我都是快乐的,除了那些停电的晚上。一到晚上,村里的变压器常常烧坏,电工也总是修得不及时。热得实在燥得慌,爷爷奶奶就一齐把凉床抬到屋后的空地上,让我躺在凉床上睡觉。乡下的花腿蚊子最毒,尽管奶奶一直坐在靠椅上用蒲扇替我拍打,也没法将它们一一赶走。我在凉床上翻来覆去,把遍体鳞伤的腿和胳膊抓得愈发遍体鳞伤,依旧无法缓解这奇痒。又热又痒又燥,但听着河水潺潺流动的声音,最后竟也能进入梦乡了。每每醒来时,我虽发现自己已被奶奶抱回家里,流水声却仍不绝于耳,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、关于河的梦,一时间有点儿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梦里,还是早已醒来了。

我仔细想想,毫不夸张地说,我的童年有一半都和这条河有关。我曾肆无忌惮地接受着河水的馈赠。



华夏彩票注册 上海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 全民彩票 大运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 御都彩票计划群 快赢彩票 河北快3 港龙彩票计划群